<sup id="CojXPwJ"></sup>

<i id="CojXPwJ"><legend id="CojXPwJ"></legend></i>
    <a id="CojXPwJ"cronym id="CojXPwJ"><legend id="CojXPwJ"><b id="CojXPwJ"></b></legend></acronym>
  • 新时代高校辅导员是种怎样的存在 无问西东只问初心

    新时代高校辅导员是种怎样的存在 无问西东只问初心

      但是,一些信访诉求既能通过诉讼解决,也能通过行政程序解决。

    新时代高校辅导员是种怎样的存在 无问西东只问初心

      新时代高校辅导员是种什么样的存在  无问西东只问初心 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的辅导员胡小溪已经开始了她的寒假生活。

    不过即使在寒假中她也并不清闲,前几天学生离校的时候,她给每个学生发了微信,确认他们是否平安到家,没有到家的继续跟学生及家长联系。

    即使大家都平安到家了,她还是悬着心,生怕有什么“非正常事件”发生。

      高校师生关系一直是社会关注的话题,特别是近段时间曝出的北航研究生导师性骚扰学生、西安交大博士生自杀等事件,给师生关系再次蒙上了阴影。

      近日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在北京师范大学辅导员基地举办座谈会,邀请了近10位在学生一线工作的高校辅导员。

    会后又走进他们的生活,近距离了解他们的工作与困惑,希望在呈现高校师生关系的日常的同时,寻找创建良好师生关系的新思路。

      辅导员是“秒回”的存在  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其实对于辅导员来说,就是:老师说的话学生能听、愿意听。

     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

      “比如学生们回家我给他们发微信确认是否平安”。

    胡小溪说,他们的回复可能是这样的:“我到家了,谢谢老师!”然后后面跟一个“拥抱”或者“笑脸”表情,有的同学可能还会再调侃一句:“要不要给您发个定位啊。

    ”  “学生们的回答看似很礼貌,但其实背后还有一层隐含的意思:‘我有我的自由,老师您是不是管得太多了。

    ’”胡小溪说,可能跟自己的学生所学专业有关,无论老师说什么他们都会对来源、依据等特别感兴趣,在脑子里画上几个问号,“他们不是真正质疑或者是对老师不尊重,但是这已经成为这个年龄段学生的一种习惯”。

      这种习惯并不仅仅存在于胡小溪那些学习历史专业的学生中,来自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的辅导员刘伟老师也有类似的感受,跟以前的学生相比,现在95后甚至更小的00后学生,他们“有一个去权威化的过程”,以前老师在学生面前有一种天然的权威性,但是现在的孩子不是这样的——  他们更加强调自我,更加关注自我的感受。

      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的发展,这一代的大学生更容易把自己封锁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      “仅仅比较90后和95后两届学生,就能看出他们明显的区别。

    ”刘伟老师说,“90后孩子也接触网络,我们要做的是在他们面前建立新的一个现实世界。

    但对于95后学生来说,我是要先把他们从互联网世界拉出来,才能给他们建立一个新的现实世界。

    ”  “我的手机总是24小时开机,在手机上处理事情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儿。

    ”北京工业大学信息学部的赵正艳老师告诉记者。

      胡小溪老师说如果将来她不做辅导员了,那么她最大的愿望就是“能每天晚上关掉手机”。

      但是只要还当辅导员,辅导员的手机几乎都会实时为学生开机。

    胡小溪清楚地记得那年她生孩子,即将临产时得知湖南在发洪水,她的学生被困在火车上,“我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,不停地发微信问:‘要不要给你汇点钱’,上产床之前的最后一条信息也是发给学生的,问学生是否平安”。

      确实,为了真正走进学生的内心,辅导员要付出几乎所有的时间。

      “学生都喜欢‘秒回’的老师。

    ”刘伟说,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,学生需要的是:你既要无时不在,还要能跟他们保持一定距离。

    所以,刘伟经常精神处于高度集中状态,有学生的信息过来马上回复。

    “你问或者不问,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。

    ”刘伟经常这样开玩笑地调侃自己。

    (责任编辑:admin )